忽然意识到秋一直是一种情绪,而非一种分辨季节的名词,不是温度的大转折,不是草木甚至诗歌的零落。

因为就温度而言,上海根本就没有秋天,要么热死要么冷死,今天依旧是被寒风顺毛的狗。

5